中共中央宣传部委托新华通讯社主办

2019年国际形势展望

2019-01-23 16:15
来源:《时事资料手册》

作者:付宇(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世界政治研究所副所长、副研究员)

? ? ? ? ??王磊(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世界政治研究所助理研究员)

当今世界正面临“百年未有之大变局?#20445;?019年及今后一段时期,随着世界大调整大变革加速展开,国际环境将更趋复杂多变,国际关系中的不确定?#26434;?#19981;稳定性明显增大。

2018年5月24日,朝鲜宣布正式废弃丰溪里核试验场。这是当日核试验场内地面建筑爆破的场景。

一、世界经济下行风险增大

2018年下半年以来,全球主要经济体复苏动力减弱,增速出现放缓迹象。2019年,世界经济增长下行风险加大,不排除硬着陆甚至局部地区爆发危机的可能。

首先,世界经济增长前景不容乐观。国际机构普遍下调世界经济增长预期。国际货?#19968;?#37329;组织(IMF)预计2019年世界经济增速为3.7%,认为全球?#27573;?#20869;经贸摩擦骤然增多,政策风险重新上?#26657;?#22522;于规则的多边贸易体制被削弱,在全球经济发展不确定性升高的环境下,经济增长下行压力明显增大。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也将2019年世界经济增速由此前预测的3.7%下调至3.5%,认为受贸易紧张局势加剧、金融环境?#25112;?#20197;及新兴经济体增长放缓影响,全球经济的强劲增长已经见顶,下行风险增加。

其次,全球贸易环境趋紧,局部金融风险增大。以特?#21183;?#25919;府推行的“美国优先”政策和英国“脱欧”为代表,美、欧贸易保护主义风险抬头。世贸组织报告指出,2017年10月至2018年10月,世贸组织成员实施的贸易限制措施所覆盖贸易总额同比扩大了7倍多;国际贸易环境正面临系统性挑战,呈现以单边关税政策取代各国协调制定的关税政策的危险趋势,全球贸易量面临缩减的巨大可能性。局部地区特别是新兴市场的金融风险明显上升,美联储加息、美元升值引发国际?#26102;?#22823;幅回流美国,加之国际贸易摩擦加剧,造成土耳其、巴西、南非等新兴市场金融动荡。

最后,主要经济体均面临严峻形势。IMF指出,受国内政治、社会问题及外部贸易摩擦影响,2019年美国经济增速或降至2.5%,并认为2020年美国情况将更为严峻。美国摩根大通、高盛等金融机构甚至预计,2019年美国经济增长率将逐季放缓,第三、四季度将降至2%以下。?#20998;?#22312;稳定、?#36139;?#21644;规则?#30830;?#38754;仍然挑战巨大,经济面临多重下行风险。目前英国“脱欧”前景不明,意大利与欧盟分歧凸显,?#20998;?#20538;务问题仍无妥善解决方案。?#20998;?#22830;?#24615;?#35745;2019年欧元区经济增速仅为1.7%。日本由大规模货币宽松政策刺激的经济增长动力渐失,市场普遍预计2019年日本经济增速将降至1%以下。

二、大国战略竞争恐将进一步升温

2018年大国竞争重回国际政治舞台中央,2019年大国间的复杂矛盾将继续发酵,激烈斗争将继续上演,大国战略博?#30446;?#23558;加剧,未来大国军备竞争乃至局部地区发生直接军事摩擦的风险明显上升。

一是美国日益成为加剧大国竞争的主要“源头”。美国国家战略已将大国竞争作为首要关?#26657;?#24378;调以“美国优先”重塑国际秩序与大国格局。对内,力图重建经济实力的长期性基础,重点夯实制造业和国防工业基础,宣布将全面加大对国防“再投资”。对外,加紧谋求单边优势,在经贸、气候变化、伊朗核协议、军费分担问题上与欧日等主要盟友龃龌不断,与俄罗斯在叙利亚、乌克兰、核军控、北约东扩等问题?#38505;?#38155;相对,导致大国矛盾和战略竞争全面升级。

二是中美战略博弈或?#20013;?#21152;剧。美新版国家安全战略、“2019年国?#26391;?#26435;法”等均将中国看成美国面临的“首要挑战?#20445;?#20844;开提出“中国战略目标是取代美国的全球优势地位?#20445;?#19981;断炒作中国是国际秩序的“修正者和挑战者?#20445;秩局?#36896;“中国威胁论”。近期中美虽就暂停经贸摩擦升级达成共识,但美国通过“极限施压”迫使中国让步的图谋未变,其全面防范、压制中国扩大影响力的战略方针未变。未来一段时期两国围绕经贸争端、台湾问题、南海问题、网络安全?#28909;?#28857;博弈还会?#20013;?/p>

三是大国军事竞争与安全矛盾的风险凸显。美国2019年国防预算高达7163亿美元,新出台的国?#26391;?#26435;法强调美国防部的任务使命由“阻止战争”变为“打造?#26053;?#37096;队?#20445;?#32654;新版核战略强调未来将全面强化核武“前沿部署和威慑?#20445;?#29305;?#21183;展?#24320;威胁将退出《中导条约》,全球战略平衡面临冷战后前所未有的巨大挑战。北?#21152;?#20420;罗斯针锋相对,双方连番举行大规模军演,2019年围绕乌克兰问题、格鲁吉亚问题等斗争仍将继续。俄罗斯面临美国等西方国家巨大军事压力,宣布将加紧研制部署新型高超音速导弹,?#24230;?#24040;资研发新型核动力巡航导弹。日本2019年度至2023年?#30830;牢?#39044;算为27.47万亿日元,同比增幅逾10%?#24576;?#21488;新?#29282;?#22823;纲,包括实现自卫队“跨域”?#29282;?#20307;制构建、现有舰艇航母化等内容,不断突破“专守?#29282;饋?#21407;则。

三、民粹思潮加速蔓延扩散

当前及今后一段时期,随着?#26102;局?#20041;经济矛盾与西方“民主”体制积弊进一步凸显,民粹主义或加速蔓延,折射出普遍的国家?#36139;?#22256;境与治理危机。

一方面,美欧民粹思?#34987;?#24840;演愈烈。特?#21183;展?#24320;以“反建制”总统自居,为巩固其民意“基本盘”不时炒作贸易保护主义、反移民等话题。?#20998;?#27665;粹主义泛滥成灾,民粹政党在多国加速夺权,2019年5月?#20998;?#35758;会选举民粹政党或将全面?#32469;稹?#33521;国首相特蕾莎·梅虽与欧?#24605;?#38590;达成协议,但并不被国内所接受,无协议脱欧风险大增。法国“黄马甲”运动致使马克龙总统的国内改革迟滞。

另一方面,各类民粹思潮向中国聚焦的风险值得警惕。美、欧民粹思潮加剧排外主义与保护主义倾向,已经并将继续冲击中国在当地投资。美、德、法、英等国纷纷加强对中国投资审查,限制中资并?#28023;?#22312;美国特?#21183;?#25919;府执意破?#23548;?#23384;多边国际秩序的情况下,欧盟自顾、内顾情绪进一步升高,将在维护多边主义国际秩序上进一?#20581;?#21518;退”。美欧一些?#25945;宄中?#28818;作“锐实力”话题,指责中国利用政经影响加紧对外渗透,?#27604; ?#19981;公平竞争优势?#20445;?#32654;欧某些政要频频发声诋毁中国“一带一路”倡议,污蔑“一带一路?#22791;?#27839;线国造成“债务陷阱”。

四、地缘政治热点博弈复杂激烈

放眼全球,多股力量、多重风险、多种趋势竞相发展,2019年的世界并不太平,在特定区域还将呈现碎片化趋势,地缘热点地区的博弈依旧激烈。

第一,中国周边安全的不确定性增大。朝美虽有对话,但互信脆弱,朝未采取实质性弃核举措,美亦维持对朝制裁?#29615;?#26494;,2019年两国领导人有望实现“二次峰会?#20445;?#20294;双方在弃核的节奏和方式等问题上矛盾难解,不排除半岛缓和发生较大反复。域外大国或加大南海搅局,美“常态化”巡航南海,并挑唆他国加入,日、英、法、澳等效法“航行?#26434;傘薄?/p>

第二,各方围绕乌克兰及东欧的角逐激烈。当前乌克兰东部武装冲突不断,近期俄乌在刻赤海峡发生冲突,双方关系?#20013;?#32039;张。北约不断强化在东欧军事部署,军演强度不断提高,俄亦针锋相对,宣布将全面部署新型战略核武器,俄西东?#33539;灾?#21152;剧。

第三,中东热点问题纠结难解。特?#21183;?#36864;出伊核协议,恢复对伊严厉制裁,伊则接连举行军演,美伊斗法或?#20013;?#21319;级;同时,以色?#23567;⑸程?#25375;美自重,与伊?#26159;?#30828;对抗,?#31243;?#19982;伊?#35797;?#20063;门大打“代理人战争?#20445;?#26410;来各?#35762;?#24328;仍会?#20013;?#24052;以争端难解,双方矛盾根深蒂固,近期更因美“迁馆”严重激化,暴力冲突时有发生。叙利亚问题继续发酵,近期美宣布?#26377;?#21033;亚“撤军?#20445;?#20420;罗斯、土耳其、伊朗等国在叙势力将面临重新洗牌,叙部分地区的军事真空恐导致“?#20102;?#20848;国?#26412;?#22303;重来,未来围绕战后重建,叙政府与美国等西方国家支持的反对派将继续讨价还价。

2018年5月14日,为抗议美国驻以色列使馆在耶路撒冷开馆,巴勒斯坦民众举行大规模游行示威。这是当日在加沙地带与以色列交界地区,人们运送受伤的巴勒斯?#25925;?#23041;者。

五、全球治理真空日益凸显

全球治理供求失衡,各种全球性挑战不断涌现致使治理需求倍增,但“美国优先”等令治理供给减少、赤字凸显。

一方面,各类非传统安全挑战依旧严峻。国际反恐形势难言乐观,随着“?#20102;?#20848;国”在中东溃败,残余势力加速外溢,加剧南亚、东南亚、中亚、北非等地恐袭风险。全球气候变暖问题的严重性日益显现,极端天气频现,联合国报告警告称,解决气候变暖问题的“机会之窗正在关闭”。难民问题或继续发酵,联合国通过《移民问题全球契约》,但美国、澳大利亚等国拒绝加入;欧盟成员国围绕责任分摊、难民配额分配等问题分歧不断,难民危机解决之路仍任重道远。

另一方面,传统多边治理机制日益捉襟见肘。联合国权威面临严峻挑战,特?#21183;?#25919;府坚?#21046;?#21333;边主义顽固立场,2019年或继续?#24052;?#32676;?#20445;?#20943;少各类国际资金?#24230;?#21450;对外援助。世贸组织改革被提上日程,但各国围绕新贸易规则的斗争激烈,美国试?#23478;?#25152;?#20581;?#20844;平贸易?#27604;?#20195;“?#26434;?#36152;易?#20445;?#24341;发多方反对。二十国集团内部裂痕加大、分化加剧,各大国在维护全球经济金融稳定发展上意见不一,全球治理面临严峻挑战。

责任编辑:陈华盛

热门推荐

qq飞车手游名字
江苏体彩11选5下载安装 夜客yekeAPP 美职篮比分直播 谁有龙虎群拉我 t6国际设计 时时彩评测 鼎丰娱乐平台 MG娱乐登录 东瀛娱乐家 重庆时时历史开奖记录 黑龙江时时查询结果 澳门快5彩 pk10人工高手计划 彩票赢钱秘诀 前瞻 快3免费计划软件手机下载